raf,750x1000,075,t,athletic_heather.u5  

圖片來源 :網路圖片

 

 

給親愛的妳,

有時候,我會想,我是太常和像妳這麼親近的朋友碎念工作中的大小事了。以致於,偶爾妳打來想問孩子的問題時,都要先解釋:「其實我真的不想要讓老師覺得我很麻煩或是誤會我是恐龍家長,只是我會擔心……」

作為妳二十年交情且常常實話實說的姊妹淘,我很願意和妳再多交流一些關於老師與家長之間在溝通時存在的想像差距。因為我也想知道,到底為什麼我聽到越來越多媽媽爸爸在溝通之前都要先說一句:「老師不好意思,我不想被誤會是恐龍家長,我只是……」。

學校和家庭都是孩子成長學習的地方,
關係應該要是緊密合作,而不是互相臆測抵抗,或是雙向不平衡的狀態。

先跟妳說一位媽媽的故事,她的孩子在我們幼兒園裡讀了三年,
幾次慘烈的親師溝通經驗,
幾乎讓園裡的老師每次要跟她溝通之前,
都要先沙盤演練一番,並且在事後要花個幾分鐘做深呼吸吐氣的緩和運動。

第一次,是女兒在玩具分享日帶來的玩具出了狀況。
事情是這樣的,那是好多年前,小女孩剛上學,而那是個全新生的中小混齡班。每個星期五的玩具分享日總能稍微撫平孩子們的分離焦慮。
小女孩喜歡大方分享、喜歡能夠指揮調度玩她帶來玩具的孩子們,
於是那個星期五她帶來了兩盒十多色的細字彩色筆。
早上玩了第一輪之後,
在收拾時間小女孩哭喪著臉告訴老師,她的筆蓋只剩下三四個。
於是我們動員全班開始地毯式搜索,
好不容易,找到了大部分,但還差三個筆蓋沒找到。
放學的時候,我的搭檔告知媽媽這個狀況,這位媽媽非常不開心,
質疑老師:「妳們連三個筆蓋都顧不好找不到,怎麼照顧得好三十個小孩?」
後來溝通來溝通去,居然還是擦槍走火到要叫園主任出來說話,
媽媽還指著主任的鼻子破口大罵。
而這時候,她的兩個孩子,都一臉恐懼地躲在柱子後,不敢說話。
當時在照顧其他孩子陸續放學的我,事後聽到搭班的轉述,
十分疑惑地問:「我們倆不就是因為忙著照顧三十個孩子,實在沒有空把全部的筆蓋找出來,才只好去跟她說聲不好意思的不是嗎?」為什麼我們的認知會差這麼多呢?

孩子到了中班、大班,她都分別和班上的老師發生過衝突,
正確說來,應該不算是衝突,而是老師被她大聲叫罵,
而且每一次她的孩子都在身邊看著。
很妙的是,越用心想好好跟她溝通的老師,越容易被她怒罵。
媽媽總是很擔心老師不喜歡她的女兒而對她不公平、擔心同伴排斥她的女兒不跟她做朋友,
幾次老師想要解釋誤會或是班級中處置孩子衝突的狀況,也常惹得媽媽全身的刺都站起來,全面戒備彷彿深怕被傷害。

接觸久了,其實身為教育工作者,多少可以猜到,
這位媽媽小時候可能有過很不愉快的學校經驗,對於老師不信任,對於女兒的友伴關係的擔心也充滿矛盾。
有時候,當這位媽媽為了女兒的事情對老師嚴厲說話時,
我都在想,
她的兇悍是在為女兒解決問題,還是在為小時候的那個自己挺身而出?

的確,偶爾會遇到很困難的親師溝通狀況主要是來自於對老師的不信任,
而那個不信任如果是因為先前的親師生互動發生問題,老師當然是必須要檢討原因並設法改善。
問題是,在這些不信任中,有一部分是來自於家長過去求學經驗的影響,
使得老師很難讓家長的問題得到滿意的答案,
而老師能做的,通常只是設法解決孩子的問題。
要克服家長來自於自身經驗的不信任,要花更多的心力磨合溝通、慢慢建立關係,
這個過程,往往耗盡老師極大的熱忱與信心。

親愛的,我常常覺得,我們的生命,好像在生了孩子之後,又跟著孩子再重新長大一次。

看著孩子從懷中的寶貝慢慢會爬會走會說話,一直到上學,
我們初次經歷為人父母的酸甜苦辣,在某些時候,也會拉扯出童年的情緒經驗和某些一度遺忘的失落感受。
做為有能力的成年人,我們總想給自己的寶貝盡可能完美的教養與保護。

可是這綿密的愛,有時候很難清楚對焦。
畢竟孩子是屬於他自身的個體,不是父母的延伸,他的存在不是為了完成父母未完成的期待,也不會是彌補過去遺憾的再次人生。

對我來說,以往最害怕的家長,大概就是這一個類型的了。
但我不會稱呼他是恐龍家長,更適合的形容,可能是心裡住著受傷小孩的大人。
因為一直在學習從孩子的角度、從事情的不同角度去了解整體的狀況,
所以慢慢地也開始試著用對待孩子這種「所有的行為,必定有背後的原因」的想法去認識家長的內在小孩。
透過這樣的練習,好像慢慢地就比較少碰到會害怕的家長。
反過來想,老師和家長之間互相害怕、擔心對方的想法反應,實在非常荒謬,
而孩子,也會變成存在這種溝通障礙之中的最大受害者,
因為親師之間始終無法透過坦誠友好的管道合力幫助孩子的成長。

說到坦誠,不得不對親愛的妳坦承:那些年下來,我從來不曾和那位媽媽發生衝突。
並不是因為我特別厲害,而是因為我特別害怕衝突。

因此我一向只和那位媽媽說孩子的好話、能用筆溝通的,我就不當面說、當她那天來接小孩時看起來心情不美麗,我就遠遠跟她微笑說再見……。
說出來這些,感覺暴露了自己的不專業與不誠懇,
但當時的我,的確覺得我只能盡力利用孩子在學校的時間好好陪伴孩子的成長,而無法做好透過親師溝通這一塊去做更積極的協助。

天下沒有完美的父母,我們都在學習怎麼在孩子面前做個好大人、好家長,
天下亦無完美的老師,老師縱有滿身功夫,專業也不在應對各種類型的父母。

因此,想告訴親愛的妳,
妳在擔心孩子,卻又怕自己成為恐龍家長,
其實老師也在害怕,害怕妳誤會她是怪獸老師。

但明明雙方都是在做為了孩子成長而努力的辛苦工作,
那些報章媒體和教養文章的案例和假設,好像都不能幫助我們消除彼此的擔心與害怕,
選擇和對方建立合作關係的心態,站在信任彼此、關懷彼此的角度坦誠溝通,
會不會是一種對孩子更有幫助的方式?

其實我也不確定我說的是否過於理想化,畢竟我也曾經存在這種害怕的自我假想狀態中。
只是想告訴親愛的妳,
信任的託付以及誠懇的眼神與述說,往往帶有一種神奇的魔力,
可以讓對方更有能力給予妳所需要的幫助。

我們一起試試看吧!愛妳!

 

 
 

    全站熱搜

    tintin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