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0093209.jpg

 

 

我的追劇經驗值跟戰鬥力都很弱,大抵來說也幾乎沒有什麼鑑賞或分析戲劇的能力,不過因為在網路上看到這齣日劇的介紹馬上被題材吸引,加上全劇只有六集,我馬上就找來看了,而且一看不可收拾,用一天的時間就把六集看完。

這齣電視劇改編自「角田光代」的小說,描寫從一個平凡的日本家庭主婦擔任陪審員開始,經由審理一名母親殺害八個月大幼兒的案件歷程中回觀自身的狀態,帶領觀眾看見在日本現代社會中家庭裡面不為人知的黑暗面,並聚焦於不管在何種狀態下都幾近孤立無援的母親們在育兒路上所經歷的掙扎與困境。

從第一集被角色和劇情設定引領其中,並感受到同是小家庭育兒的真實共鳴,到第二、三集,因為女主角柴崎辛飾演的媽媽角色開始進行陪審工作而開始面對到丈夫質疑自己無法兼顧工作與育兒的冷暴力,以及請婆婆幫忙照顧孩子而產生的教養差距以及長輩無可婉拒的過度關心與干涉等等遭遇,看得我火冒三丈,接下來的四到六集,則是從沉重、無奈、不平、到困頓疑惑。

接下來我要討論的,是一連串關於母親角色的不平之聲,會提及部分情節對話,但沒有涉及主要劇情,如果介意的話,可以先看到這邊,以免被我爆雷;不介意的話,歡迎繼續讀下去,聽聽我的嘶吼

啤酒,是一個我很在意的符碼。從第一集開始柴崎辛的老公回到家就要太太馬上拿瓶啤酒給他,即便老婆正在忙著料理晚餐,他也照樣一屁股坐下,大聲說:「再幫我拿一瓶啤酒吧!」每天晚上斷手斷腳般,重複發號類似的指令。

後來陪審工作開始後,也許因為壓力,女主角晚上也會順手為自己拿一瓶啤酒,沒想到老公卻對他說:「你該不會是酒精中毒了?我已經看到妳已經連續好幾個晚上喝啤酒了。」當下我只想拿出狼牙棒,鑽進螢幕裡用力敲這男人的頭一百下

其中讓我共鳴最深的角色,則是參與審理的一位法官,她是個和工程師老公育有一歲孩子的職業媽媽。當她忙碌下班回到家,被丈夫抱怨不能好好當個媽媽角色時,她問丈夫,當初不是兩個人說好:她要繼續工作,兩個人共同分擔家務與育兒的責任,才要生小孩的嗎?這位工程師回答:「因為要這樣說妳才會願意生小孩,我以為生完小孩妳就會改變後來居然又有一次在女法官一臉疲憊忙著不知道在餐桌工作還是洗碗的時候,工程師眼睛盯著螢幕,不以為意的問:「媽問我們什麼時候要生第二胎?啊啊啊啊啊!!!拿出我的狼牙棒敲他一萬下!!!

女法官在法院,也是拚了全力工作,當同事因為她結婚生子的因素而再次向她確認每年的調動意願表填寫是否無誤,因為可能會調到外地,不用先跟老公討論嗎?女法官疑惑會問:「如果我是男性,你還會問我剛剛那個問題嗎?」沒想到回到座位上,長官卻說她難道不是因為孩子的原因早退了好幾次嗎?還丟給了她一句:「不管是男人會是女人,在工作上都不能拿孩子當作藉口。」

好的,我的狼牙棒已經敲斷了,這就是這個社會要告訴女人:不管你是全職媽媽還是職業媽媽,到頭來整個社會包括你家裡那個斷手斷腳的男人,都把育兒當作是你一個人的重責大人。

不幸的是,女人自己也常常相信這一點,雖男性也是父權之下的受害者,所以丈夫往往要承擔更長的工作時間以及更沉重的成就期待。然台灣跟日本有所不同,但是說真的,其實台灣還是存在著類似的狀況,只是程度不同。於是女人往往出於愛與體諒,承擔大部分的家務與育兒主要責任,偶爾當爸爸的幫小孩洗個澡或是拖個地,就是了不起的好爸爸、好老公。當老公動手做家務的時候,還是會有為數不少的太太心懷感激、甚至覺得不好意思,也一起忙做其他家務,無法安心坐在沙發上滑手機(這一點我承認我就是如此,因為想到家是兩個人的,要一起共工合作)。

可是等等,回頭一想,不管全職媽媽還是職業媽媽,誰不是累了一整天?甚至我也聽過好幾個媽媽說過,比起帶一整天小孩,上班還比較輕鬆。那為什麼大部分的媽媽卻可以容忍爸爸坐在沙發上滑手機等吃飯?

一旦性別平等的議題被提起,卻又成為在職場上男性要求女性必須有同等表現的理由,就像女法官的男性主管說的那句話,看起來就是在不了解也不曾想過要理解女性角色困難的狀況下,輕率說出的一句話,是用這樣齊頭式平等的方式來要求下屬,完全不是真正的性別平等。

短短六集劇集,可以討論的實在太多,因為是描述日本社會下的家庭劇,無論是在民情上或是劇情上,其實相較我們所處的生活狀態都有些許差距。然而,戲裡面討論到的許多家庭與社會觀念,還是有不少存在自身的現實生活中,很值得提出來討論的議題。如果有人也有看了這部日劇,下次一起來好好聊一聊吧!

    全站熱搜

    tintin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